DSY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DSY DSY
  产品搜索:

  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英国公投脱欧,日本居然慌了 时势话题

2016年6月23日举行的英国“脱欧公投”震惊世界,脱欧派以微弱的上风胜出,但此事的余震想必将更深远地影响日后代界的局面。在公投结果出炉前,日本各界舆论简直一面倒地支撑英国的留欧派。在上月日本举行的G7峰会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地与西方发达国家引导人一道呐喊支持国际自由商业秩序,本质上即是间接支援英国的“留欧派”。因而英国脱欧的结果甫经出炉,日本高低便陷入一阵恐慌和手足无措的茫然之中。

经济界对此最为敏感。英国脱欧公投开票当日,日股日经指数相较前日暴跌7.92%,单日跌幅为历史第八,日股就此创下1年8个月以来的最低值;与此同时,日元汇率创下2年7个月来的新高。因为日元汇率上涨和股价下跌带来的影响,日本经济的远景不容乐观,被认为势必带来花费低迷、投资减少、出口企业的事迹恶化等一系列不利的影响。

此外,在外交、保险保障范畴,安倍首相在上月举行的G7峰会上强调西方各国对南海问题的一致立场,但曾经热情于英日安保协作的卡梅伦首相辞职对日本的外交布局也是一个打击。日本尤为担心英国脱欧后更加器重中英关联因此下降对亚太地区的关怀,打乱英日配合的步调。

但比拟英国脱欧公投短期、激烈的经济、外交冲击,英国脱欧公投的政治冲击却是长期的、并非不言而喻的。

被民粹所侵蚀的代议制

此番英国脱欧公投的久远政治影响之一,便是使得人们再度审阅现代民主代议制以及全民公投的利弊。

相较于小国寡民以及享有国民权人数有限的古代直接民主制度,代议制被以为是现代自由民主制度下最广泛的一种情势。代议制是选民通过选举选出政治家,并将权力委任于政治家,让其取代选民进行决议;另一方面,政治家也有任务按期向选民进行阐明。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奥妙的平衡,政治家一方面必需及时对选民的看法作出反映,另一方面又必须在流动的民意之外坚持必定的自主性和专业视角,任何适度的着重只会导致自由民主代议制度微妙平衡的瓦解。这种平衡的艺术映在选民眼中,却是政治家无视民意以及政府决策才能的不足,风靡寰球的“特朗普景象”便是选民对既有政治体制以及代议制度不满的一次群体喷发。

早在百年前,孙中山就认为西方国家的代议制度缺点显著,因此提出了创制、免职、复议来补充过于着重选举的代议制度的不足。现代政治学者则提出审议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和扩展全民公投的方式来填补代议制度的不足。但全民公投会使得政治流于民粹以及“多数的暴政”之下,审议民主象征着选民跳脱政治家和官僚,由专家为选民直接提出倡议,有过度看重专家之嫌,也被戏称为“专家独裁”。

英国作为古代民主制“代议制”的发祥地之一,长期以来擅长政治均衡艺术、对“多数的暴政”持有最深入猜忌。但此番跳过既有政治制度,采用此种“非传统”的方式,直接诉诸民粹来决议国度的前程,确切也是令论者大跌眼镜。

这次公投堪称卡梅伦首相的一次政治豪赌。若将此次英国脱欧决定换在下议院表决,根据目前英国下议院的权势散布,除了明确表白留欧立场的自在民主党(8席)和苏格兰民族党(54席)以及明白脱欧立场的英国独破党(1席)之外,最大的在野党工党(229席)绝大多数议员持留欧态度,执政党保守党(330席)内部则是留欧派和脱欧派不相上下,面临一分为二的困境,交由议会表决毫无疑难留欧派会胜出,然而执政党保守党会就此分裂而失去政权。

从这个意思上来说,卡梅伦将脱欧问题交由公投是为了防止保守党分裂以及持续保持执政的一次豪赌。但公投的对峙不仅撕裂了英国与欧洲,也将英国撕裂为两半,苏格兰、北爱尔兰乃至伦敦市请求留在欧盟的声音非常强烈,英国在将来势必面临二度决裂的窘境,不仅一个同一的守旧党,一个统一的英国也成为了卡梅伦豪赌所下注的赌本。

日本的“全民公投”与“住民公投”

英国脱欧公投在日本也从新燃起人们对“全民公投”问题的探讨。虽然旧民主党(现民进党)曾提出将局部敏感政治议题交付全民公投的提案,不外总体而言日本政坛对全民公投制度有着深深的不信任之感,自民党内一位干部质疑此次英国公投表现:“我感到将政治、经济这些极为重要、需要专业判定的问题交予全民公投是不适当的。”(《读卖新闻》)

日本虽然在战后的《日本国宪法》中规定了有关宪法修改的全民公投制度(《日本国宪法》第九十六条规定:“本宪法的订正,必须经各议院全体议员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由国会创议,向国民提出,并得其承认。此种否认,必须在特别公民投票或国会规定的选举时进行投票,必须失掉半数以上的赞同。”),但并未引入就重要政治问题举行全民公投的制度。

尤其宪法第九十六条长期以来只是一纸空文,在战后保守、改造派剧烈对立的“五十五年体制”之下,制定任何有关全民公投法的举措都会被在野党、护宪派视为用意修正宪法的举动。为了避免不用要的麻烦,执政的自民党甚至始终未能制定出具体规定全民公投的相干法律。直到2007年,第一次安倍内阁宣称要脱离战后体系,才制定了全民公投法,并在2010年开端履行。在法律审议进程中,缭绕是否设置最低投票率的问题成为朝野攻防的焦点,因为担忧在野党通过抵制公投来使得修宪成为废案,终极采取了自民党的计划即不设置最低的投票门槛,只要取得半数以上的有效得票即发布成立。

固然全民公投方式难以实际应用于日本政治中,但日本地方政治层级规定,地方自治体能够就一些主要的政治问题及公布地方性特殊法律举办全体“住民公投&ldquo,体育博彩;。(《日本国宪法》第九十五条规定:“仅实用于某一地方公共团体的特别法,依据法律划定,非经该地方公共集团居民投票半数以上批准,国会不得制订。”)

若说日本中心层级的政治制度相似英国的“义务内阁制”,日本的处所轨制则是类似美国的“总统制”。日本的地方首长跟地方议员类似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的选举方法,分辨由选民选出,但由当地全部住民选出地方首长,显然有比来自特定地域的地方议员更高的民心基本。

一直以来,日本地方的“住民公投”并不惹人注视,但跟着日本的“民主主义的学校”(托克维尔曾称地方自治为“民主主义的学校”)地方议会丑闻频出,彻底失去大众的信赖,成为舆论全面批评的对象后,日本的地方首长挟持民意,开始频频应用“专决处分”乃至“住民公投”方式来跳脱地方议会的约束。由于日本自治法规定了地方首长领有“专决处罚“的权利,即紧急的支出可以由首长基于本身的断定进行,议会只须要事后追认即可。原来这只是授予地方首长应答紧迫状态的权力,但没料到在府会对立的地方自治体例如大阪市、大阪府成为地方首长疏忽议会强推政策的法律空挡。

由此观之,近来东京都议会对知事舛添要一政治资金问题的穷追猛打使其被迫辞职一事,也可以看作长期以来地方议会对地方首长专横跋扈姿势郁积不满的一次全面回击。

真正牵动全日本政坛神经的地方住民公投,是2015年5月就是否要废止大阪市和大阪府成立“大阪都”的住民公投。结果反对派以幽微的结果胜出(50.38%对49.62%),这一成果暂时终结了曾经的政治明星、时任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性命,桥下彻不得不临时退出政坛。若大阪都得以成立,成为桥下彻以及维新党的政治基础,“得寸进尺”的桥下彻势必积蓄政治能量以期实现其一直提倡的“首相公选制度”来撬动自民党长期执政的政治幅员。(在2012年、2014年两次总选举濒临美国式总统选举措施的全国比例代表选区得票中,自民党和维新党的得票比为27.62%对20.38%和33.11%对15.72%,尤其是2012年的得票极为靠近。)

名义看来,“特朗普现象”以及民粹主义偏向尚未显明地表示在日本的政治中,日本的政治体制也消除了全民公投这一直接诉诸民意的选项。但由于民众间普遍对代议制度的中心议会的极其不信任,而住民公投这一民粹主义方式在地方政治中的频频使用,信任今后在日本的地方政治当中越来越多挟持“住民公投”意志的“特朗普”将纷纭出现,其中兴许就隐藏着能撬动日本中央永田町的宏大能量。

上一篇:CPI增幅回落拓展货泉政策空间 央行工具包瞄准国际“大事件”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杨庄路110号华信大厦11层1108室 电话:(86)10 67856103 67856600 传真:(86)10 67856123 京ICP备06071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