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DSY DSY
  产品搜索:

  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南苏丹枪声里的中国人:丈夫跪地乞求 妻险遭强横(图)

7月13日,从南苏丹撤离的中国人在喀土穆国际机场排队入关。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南苏丹发生枪战时飞入联合国营地的子弹。受访者供图

南苏丹当地时间7月10日,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战士遇袭,李磊、杨树朋壮烈牺牲,陈英、霍亚会负重伤。昨日,经过18个小时飞行,受重伤的陈英、霍亚会搭乘专业医疗救援飞机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新华社记者张永进摄

原题目:南苏丹枪声里的中国人

7月8日,礼拜五,南苏丹国庆节前一天,首都朱巴气象阴沉。这是联合国营地的会餐时间。维和军医马仁军正和战友一起等着吃火锅。

27岁的马仁军去年从某军医大学毕业,抱着年轻人应该多见世面的主意,随步兵分队到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

陈自磊在城市西南朱巴山附近的一家医院做翻译,是1400名(除维和人员外)在南苏丹工作的中国国民中的一员。

那天的朱巴,多个街口有军人扼守,检查过往车辆,气氛缓和。过往行人都没有多想,只当是国庆节前例行增强安保。按照划定,接下来是两天假期。

2011年,南苏丹宣布独立,然而独立的曙光并没有带来和温和发展。

2013年以来,以丁卡人为主的基尔总统政府军,与副总统马沙尔率领的努尔人反政府军之间,由于部族抵触,抵触一直。

生活在南苏丹的中国人都已习惯了偶然的枪声。但没有人想到,一场持续四天的激烈武装冲突行将爆发,两名中国维和士兵也因而丧生。

“枪弹从哨塔上飞过”

营地的聚餐还没开始,马仁军和战友听到旁边的难民营方向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据当时的哨兵说,政府军和反政府军持枪对立,不知道谁开了第一枪,两伙人随即开火。

这边枪声一响,周边几个地方马上开始交火,一时间枪声密集。

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驻地都在联合国营地附近,冲崛起来,营地和难民营正夹在旁边。

马仁军记得,听声音大部分是主动步枪,偶尔有机枪和重机枪,“有的子弹从我们哨塔上飞过,从对讲机里哨兵的语气我都能听出局势的紧张!”

几乎同时,陈自磊也听到了枪声。他工作的医院,朱巴山附近也是冲突要地。

乍听到急促的响声,陈自磊认为是鞭炮。看到很多人从声音传来地往反方向跑,他才意识到爆发了冲突。

几分钟后,政府军的支援部队从医院旁边经过,“我看到两辆坦克,装满军人的装甲车,还有两架战役直升机。”陈自磊回忆。

医院立刻关闭了大门,陈自磊和共事把病人集中在一起。事发突然,局面发展难料,他们把所有食品和饮用水收集起来,同一调配,做好了长线预备。

枪声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陈自磊心里也惧怕,怕被流弹击中。但他又凭着经验以为,南苏丹人不会自动攻打中国人,“尤其不会袭击中国医院和医生。”

联合国营地的维和人员马上接到了声援任务,马仁军敏捷披装、取兵器,到门口哨位执勤,对想进来的难民进行安检、指引。

当天难民营附近的交火一直持续到晚上,“红色的跳弹像烟花一样接踵而至,刚开始我紧张、好奇、冲动,终于看到了枪火。”

马仁军说,他完整没有想到,情况会朝更坏的方向发展。

独立日与枪杀

据媒体报道,这次武装冲突开始于7月7日晚,政府军检讨副总统马沙尔护卫部队车辆时,双方发生争执,随后开枪,造成至少5名士兵死亡。

7月8日晚,基尔与马沙尔在总统府开会,研讨解决前一天的冲突事件。会议进行中,分属二人的卫队在总统府外忽然相互开火。随后联合国营地、机场等多个反对派部队驻地四周发生剧烈武装冲突。

7月9日,南苏丹独破日,国庆节没能阻拦战火。

上午,马仁军在营地里值班,对讲机不停传出战况,“几号哨位几点钟方向100米处有密集枪声、或者炮弹发射、或者武装人员经过”。

子弹和炮弹在联合国营地和难民营上方来去咆哮,偶然有流弹落进营区,幸亏没有造成职员伤亡。

当时,马仁军的战友们仍然在难民营执勤,政府军和反政府军在一墙之隔的外面打仗,炮弹在十几米外的地方爆炸。

他们的职责是保持难民秩序,察看四周情况,维护难民营大门,避免武装人员进入。

据媒体报道,仅一天的冲突已造成过两百人丧生,战火邻近布衣颠沛流离。

9日上午,五名政府军人冲进陈自磊工作的医院搜查,“其中四个穿军装,扛着长枪,另一个应该是他们的喽罗,拿着手枪。”

医院的另一位翻译是南苏丹人,中文名叶布,前国防部长的外甥,曾在中国留学六年,汉语流畅。

叶布是努尔人,政府军猜忌他是反政府军安插在朱巴的特务,要把他带走。

起初叶布不肯走,士兵当场用长枪砸他的脑袋,“鲜血直接顺着流下来了”。

当时,陈自磊和一名医生就站在旁边,叶布向医生求助。未等医生启齿,士兵就强行命令他“sit down(坐下)”。然后,拿枪指着叶布的头,把他带离了医院。

陈自磊说,这些人走出去大略四五分钟,外面响起了枪声。

南苏丹是个只有5岁的年青国度,因为宗教、历史、民族等起因,阅历了近50年断断续续的内战后,从原苏丹共和国独立出来。独立是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通过停火协议、全民公投等方法,和平实现的。

因此,南苏丹国旗上特地留有两道白色,象征多年解放奋斗后终获和平。

然而它并未因此阔别战乱。独立后,内部不同政治权势、不同种族矛盾骤显。丁卡人是南苏丹第一大部族,努尔人是第二大部族。努尔人以副总统马沙尔为首,是抗衡丁卡人总统基尔最重要的力气。

2013年7月,基尔解除马沙尔职务;当年12月,两派在首都朱巴发生激烈武装冲突。总统府发布,马沙尔图谋政变,马沙尔逃离朱巴。

去年8月,基尔和马沙尔签订《解决南苏丹冲突协定》。今年4月,马沙尔回到朱巴,与基尔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然而,两派矛盾仍旧,冲突不断。

“丁卡人十分敌视努尔人,”陈自磊说,“眼看着叶布被带走,我特殊苦楚,不措施救他,叶布很勤恳很和气,我们都很爱好他。”

7月13日下午,陈自磊听保安说,在离医院四五十米的地方发明一具尸体,头被打烂了,通过穿戴断定,应当就是叶布。

牺牲的维和战士

冲突连续到第三天,维和士兵都是连轴执勤。10日上午,马仁军接到上级告诉:24小时衣着防弹衣。

“子弹从头顶上咻咻地飞,时不断还有炮弹在附近爆炸,震得屋子一颤一颤的。”马仁军回想。

下午六点左右,马仁军在联合国营地西门执勤,听到难民营附近爆发一阵密集的枪炮声,震耳欲聋。

没多久,他听到对讲机里喊:“有人受伤了!有人受伤了!咱们停在难民营的一辆步战车被炮弹击中,内部爆炸,有兵士受伤!”

马仁军的第一反映是“点儿不会那么背吧?”他抱着一丝幸运,生机伤势不重。再听到对讲机说“有个心脏骤停”,他晓得危险了。

马仁军找了个掩体趴在地上,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近在眉睫。他匆仓促地在手机上留了几句遗嘱。“我趴了可能有十几分钟吧,当时只恨防弹衣为什么不再沉些再大些。”

他把手机里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都删掉了,畏惧死后手机被别人捡到。

眼前这个战乱之地曾给马仁军留下美妙的第一印象。“从飞机上看,蓝天白云,遍地植被,一片热带草原景色。朱巴一副城市小镇的样子,7层以上的建造比比皆是,大局部都是小平房、茅草屋。”

除了市核心几条大道是水泥路外,朱巴其他地方全是土壤路,“旱季的时候,车一经过漫天灰尘;雨季的时候,满地的泥巴。”

七月,是南苏丹的雨季,10日晚上突来的电闪雷鸣与枪炮声交错在一起,略微弛缓了战斗的氛围。

马仁军和战友从地上爬起来,穿上雨衣,持续执勤。

当晚,中国医疗队紧迫挽救步战车上的伤员。11日清晨两点,医疗队员来到陈自磊所在医院,找寻抢救急需药品。

终极,仍有两名来自中国的维和战士牺牲,他们是成都籍李磊和山东籍杨树朋。另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据媒体报道,昨日12点半许,经由18个小时飞翔,受重伤的陈英、霍亚会,搭乘专业医疗救济飞机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陆军总医院抽组骨科、重症监护科等科室主任组成救治专家组,筛选13名经验丰盛、服务过细的护士组成护理组,制订了救治计划和工作轨制,确保救治工作迷信高效。

绝望求救

安徽人文清五年前来到朱巴,她和家人在机场附近开了一家范围不小的超市,卖日用品和家具。

政府军坦克车开进超市门前的街道,就在这条街上,有一栋十层高楼,是反政府军的主要据点。

文清和丈夫、表弟紧锁大门,躲在二楼。这是与2013年战乱时几乎雷同的经历,他们听着阵阵密集的枪声,祷告不要被流弹击中。

文清说,依照教训,南苏丹人不会针对中国人,所以即便在离冲突咫尺的处所,他们也没有想过会有直接的危险。

7月11日早上9点多,枪声空隙,文清听到旁边几间商店被砸门、触犯,搀杂着哭喊和叫骂。

有军人开始抢劫商户了。

文清和家人惊恐得蜷缩在一起,不敢想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声音越来越近,胆怯覆盖,他们想尽方法向外界求救。

不敢出声、不敢打电话,只能通过网络接洽一切认识的甚至不意识的人,恳求对方来接他们出去。一时间,朱巴中国人的QQ群里全是他们的求救吆喝。

不断有朋友回应,问他们的详细地位,帮他们想办法。然而,文清所处位置切实危险,车开不进来。甚至有一位大哥来到附近,不得不因枪声折返。

每一次回应都是一线盼望,而后是更深的失望。

文清有个妹妹也在朱巴,是维和战士。那是她最大的求生指望。然而,信息发从前,再无回答。后来得悉,妹妹当时在冲突火线执勤,手机没有信号。

终于,中午12点左右,住在文清家附近500米的陈冬梅回信息说,马上过来接他们。

陈冬梅家有一位当地人保安,与几名政府军关系不错。冲突一开始,陈冬梅通过这层关联,以此寻求掩护。

文清和丈夫、表弟捉住了救命稻草,马上整理好物品等在门口。

突然响起一阵迫击炮的轰击声,文清有种吉祥的预见。

12点40分左右,五六名军人开始敲文清的家门,砸开了最外面的锁。

文清的丈夫决定开门,如果让他们破门而入,恐怕会有性命危险。

翻开门,会说英语的表弟站在最前,跟领头的军人说,“别急,想要什么好磋商”。

军人拿枪指着他,质问,“为什么不开门!”接着就要着手。后面上来另一个军人拦住他说,“先要钱。”

几个军人把门关上,用枪逼着文清和家人掏钱。文清的丈夫和表弟都跪在地上,文清把全体家当,38万多南苏丹镑、7000多美元都给了当兵的。

带头的人嫌少,还要美元。他们对三个人搜身,把文清兜里的钱、手机全拿走了。

红了眼的军人依然不罢休,继续逼要。文清的丈夫把车钥匙也交了出来,还把他们领到超市,让他们随意拿。

得到暂时的满意,几个军人分开了,临走时要挟文清,不让她关门。

文清和家人绝望了,他们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果然,没多久,其中一个军人回来了。钱太多了,不好带,要先藏在文清家。他一边藏钱一边继续逼要美元。

丈夫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来,乞求他。此时,文清站在丈夫身后的床边。

那名士兵走过来一把把文清推倒在床上。文清挣扎着站起来。当兵的开端撕扯她的衣服。文清的丈夫不顾所有地冲上来禁止,求他放过本人的老婆。

揪扯中,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枪声。当兵的感到到有情形,收手往门外走,放下狠话,让他们等着。

这时,陈冬梅带着几名相熟的政府军赶来了文清家门外,政府军下车与那名士兵交涉,文清一家这才躲过一劫。

文清因为惊骇、惊吓几近瓦解,她拼命往陈冬梅车上跑。下昼一点多钟,他们终于被送到保险的地方:北京饭店。

撤离的,留守的

从7月8日摩擦暴发,朱巴国际机场作为鏖战点之一,一度被封闭,全部城市的贸易运动基础结束。

大多数在朱巴的中国人,听到枪声都躲进了室内。很多中资企业把员工集中起来,房间四处用铁板加固。他们细心打算着现有的食物和饮用水,渴望战乱尽早停止。

李原信是一名中资企业员工,他先容,晚上睡觉,大家衣服鞋子都不脱,随身携带护照和美元,假如大使馆部署,随时筹备撤离。

7月11日晚,基尔和马沙尔分辨命令各自的军队停火,葡京,朱巴恢复了临时的安静。

12日起,部门中国人开始追求撤离南苏丹。12日晚,70名中国人,乘坐包机抵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据了解,也有不少中国人通过陆路开车前往乌干达。

腰缠万贯的文清和丈夫、表弟在朋友的救济下,在令他们绝望疼痛的朱巴又住了两晚。

受到抢劫第二天,7月12日早上8点左右,100多名军人聚在文清家抢货色。住在附近的朋友见状让文清赶快回去看看。

文清没有去,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五年的经营,将近40万美元的物品资产,她都不要了。没有东西能抚平她受到的创伤。

在友人的辅助下,7月13日下战书,文清和家人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朱巴机场的多数航班逐步恢复,几百名中国人陆续撤离南苏丹。

与此同时,也有许多中国人抉择留守。

今年是吴艳华在南苏丹的第七年。2009年,她到朱巴开办酒店跟医院。其中一家病院在部委路上,和总统府统一条街,间隔仅1500米。8日的矛盾就产生在面前,医院这多少天接受了成批的枪伤患者。

“我们素来没有想过撤退。战乱不是针对中国人,我们天天第一时光懂得最新新闻,踊跃应答,防止人员和财产丧失。”即使2013年冲突激烈的时候,她也留在当地。

陈自磊也决议留守。自从叶布被带走,医院所有的翻译工作都由他负责。休战后,医院恢复吸收病人,他简直始终没有休息。

7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一位南苏丹的妈妈送来了受伤的孩子。孩子两岁,第五脊椎骨被流弹击中,大夫担忧孩子下肢可能会永恒性瘫痪。

“我们想尽可能尝试把弹片掏出来,让他当前可能走路。”陈自磊说,“打仗最无辜的就是老百姓,如果我们都走了,谁救他们?”陈自磊说。

南苏丹的一般百姓生涯困苦,失业率很高,甚至很多人都吃不饱,摘个芒果就算一顿饭。

南苏丹内战冲突发生在两个部族之间,其余族的庶民是不参加的。他们盼望和平,但因为连年战乱,良多人对战役已经麻痹。打仗了就躲进联合国避难所或者教堂。

7月13日,马仁军到结合国诊所为两名就义的中国战士开具逝世亡证实。他看到两位战士的尸体寄存在一个带有冷藏功效的集装箱里,悄悄躺着,像是睡着了。

作为常驻维和人员,马仁军不能撤离,他要留下来继承履行维和义务。“愿望这个通向死亡的集装箱不再开启。”

(应采访者请求,文中马仁军、文清、李原信为化名。)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静茹 实习生 宋佳

上一篇:电能替换推广面临本钱阻力 亟待兼顾计划完美处所配套政策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杨庄路110号华信大厦11层1108室 电话:(86)10 67856103 67856600 传真:(86)10 67856123 京ICP备06071874号​